遇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神兵奶爸 > 第三千三百二十九章:恨不起
    警察们并不会感谢这个年轻的男人,不管躺在地上的这个岛国男人是何等身份,眼前这个年轻男人都是杀人了。

    “不许动!”

    其中的一个警察举起了手枪,也有人赶紧喊来了医生对地上的岛国男人抢救,年轻的男人走向病房的门口,根本就无视对准着他的枪口,举起手枪的警察感觉丢了面子与气场,于是大喝一声:“我让你不许动,你没听到么?”

    年轻男人语气淡淡地道:“给你们刘局长打电话,就说我姓林。”

    砰!

    病房的门关上,将所有的警察都挡在了门外,众人面面相觑愣神了片刻,从刚才这个年轻人的话里,似乎他与刘局长认识,可他们又猛地反应过来,他们的职责是要保护病房里车姑娘的安全,那姑娘已经够可怜了,于公于私来说,他们都当尽心尽力的保护,可现在……

    最先反应过来的警察,赶紧想要推门冲进去,可是门已经上了锁,众警察焦急万分,这要是因为车家姑娘被杀而失职,不光是要接受上级的处分,他们的内心也会自责的,大家伙迅速交流了一下意见,准备强行冲进去,病房的门是木制的,想必撞开冲进去也不难。

    “你们不用进来,这个人我认识。”门后传来了车玲玲的声音,本来一直嘤嘤哭泣的车玲玲,似乎心虚一下平静下来,声音听起来有些淡然,但似乎很平静。

    众警察又是面面相觑,这会儿一伙医护人员赶过来,蹲下来检查了一下地上的北岛川芥后,摇头叹了口气道:“不用救了,人已经死透了。”

    病房里……

    年轻男人坐在病床边上,车玲玲站在床边望着窗外,手里夹着一根烟,她头发凌乱,整个人看起来异常憔悴。

    “你干嘛变了脸?”车玲玲面向窗外,语气平淡地问道。

    “暗中的人一定在找我,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来见过你,这样只会让你更危险,一个他们不知道而又身手强大的人在你身边,这会让他们认真考虑是否要再对你动手。”

    “呵呵……”

    车玲玲惨然一笑,“如果他们真的追杀过来,我倒是宁愿让她们杀了我,在临死前我要看清楚他们的脸,哪怕不是对手,我也会拼上一把,以告慰爷爷、父亲、哥哥的在天之灵……”

    话音稍稍一顿,车玲玲低下了头,凌乱的头发,哭干了泪水的眼眶,声音突然变得哽咽,“我们车家的人都死了,就连院子里一直看家的老狗也没能幸免,就我一个人活下来了,我多希望那天晚上我也在家,哪怕是被一刀砍断了脖子,也能和家人在一起。”

    “这不是你的错,既然老天爷让你逃过一劫,你必须振作起来,你要好好活着,这样才能告慰你爷爷、父亲、哥哥的在天之灵,他们一定不会希望你这么消沉悲伤下去,至于他们的仇,我一定会替他们报的,我也会让你亲眼看到,我是怎么手刃了岛国来的狗杂种!”

    “林昆……”

    车玲玲突然转过身,一双红肿的眼睛看着他,那眼神之中似乎充满了怨恨,咬了咬道:“我的心里反复告诉你自己,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可又对你恨不起来,我也知道如果不是你,可能我们车家现在哪怕继续繁荣着,也是做了那北岛家族的奴隶,以我们车家人的性格,是肯定不甘心那样的,可有能如何,至少爷爷他们会活着,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天人两隔,家破人亡……”

    车玲玲气汹汹地看着林昆,“你把你脸上的易容术拿掉,我想看看你的脸上有没有愧疚,有多少愧疚!”

    林昆低下头,将头发下面的几根银针拔了出来,这时司蓉儿教给他的易容术,最初的时候掌握不熟练,现在普通的易容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他目光平静地看着车玲玲,车玲玲这时气汹汹地走过来,她那已经哭干泪水的双眼,再次泛起了一层泪花儿,她握紧了小拳头就向林昆打了过来。

    林昆站了起来,身体笔直,任由车玲玲的拳头落下,车玲玲的拳头很重,她本就是一个习武的姑娘,拳头擂在胸膛上,发出一阵咚咚咚的声音,直到她打得累了才停下,然后一把扑进了林昆的怀里,紧紧把他抱住……

    窗外的风起,几只麻雀在已经消失的天光里叽叽喳喳,它们的生活简单,五谷杂粮只要能填饱肚子就可以,住在这医院大院里,随便找一个墙缝就可以当做新家,它们体会不到人家的疾苦,不过此刻在这些小家伙的眼中,房间里紧紧抱在一起的男女,看起来怎么那么别扭呢,好像是在悲伤呢。

    ……

    哈市的某处邻郊地段,这儿有一片别墅区,现在这个社会和几十年前有明显的区别,以前是人们都想着要进城,进城机会多可以发家致富,而且城里的生活条件,要比乡下好太多,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可现在这一波人富起来了之后,竟然开始想着往农村乡下溜达,所以在城市与乡镇交界的地方,经常会出现许多别墅区,这些别墅区的价格不是很贵,但住的绝对都是有钱人。

    此时,别墅区里的一处别墅里,大厅明亮,沙发上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年过七十的老者,满头银色的白发,脸皮像是干瘪的橘子皮,他似乎总是习惯这样微闭着双眼,把身体挺得笔直,而另外的是一个年轻人,看起来二十七八的样子,相貌英俊,一身黑色的武士袍。

    在他们的面前站着一个中年男人,一身中国风的打扮,但举止投足的模样,却十足的一副岛国人,他一张口说的是流利的岛国语,“报告北岛大人,刚刚得到消息,北岛川芥在哈市的中心医院里被人毙杀,死状凄惨。”

    北岛山龟不动声色,北岛龙吟脸上表情闪过一抹惊讶,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北岛山龟不开口,北岛龙吟开口道:“凶手是谁,是他们华夏警方的高手么?”

    汇报的人道:“好像不是,是一个陌生人。”

    北岛龙吟呵呵一笑,“北岛川芥雄心壮志、野心勃勃,想要去结果了车家最后的女人,来向爷爷邀功呢,只可惜他自己没料到,这一去竟然是死劫,把这消息公布下去,让这一次随我们来的人都知道,擅自行动的下场。”

    汇报的人低下头道:“是!”

    等这人离开之后,北岛山龟的眼睛这才全部睁开,他的眼底闪烁着凶光,“不管北岛川芥的野心还是雄心,他既然是我们北岛家族的人,就不应该死在华夏,死在那些可恶的支那人手中,龙吟你马上安排人调查,一定要调查清楚,华夏的这个所谓的高手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