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穿越小说 > 鬼手神医:王妃请上位 > 第608章 真凰,假凤?
    不待他回应,凌兮月便缓缓抬起头来,朝向那净月高悬的方向,那表情,好似看着心爱之人,她红唇浅浅,勾出一抹夺人心魄的绝美笑意,“我最喜欢的动物,是狼。”

    “狼?”纳兰雪衣凝眸。

    旁的姑娘,要不喜欢猫狗,再凶悍一点的,也不过喜欢马儿之类的,但对于凌兮月这样的女子来说,她喜欢狼,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嗯。”凌兮月淡笑着,点点头,“因为狼,是这个世界上,最忠贞的动物。”

    说话间,她仿佛听见了北辰琰的话语,在耳边响起,低哑惑人:狼的一生,只会认定一个伴侣,生死相随。

    皇家猎场,春猎宴后,男人牵过她的手,用那比世间最好听的声音,还要动人几分的嗓音,向少女许下了一辈子的承诺,奈何如今只剩形单影只。

    可凌兮月清晰记得,她面上笑意绝美,“不管是生是死,狼的一生,只会有一个伴侣,我也是如此,无论生死,这一辈子,我只会爱北辰琰一人。”

    从那以后,在凌兮月心中,狼便不仅仅是凶狠孤独的代名词。

    凝着凌兮月失神的侧颜,纳兰雪衣墨瞳之中幽深一片,面上虽然淡漠依旧,不见半点波痕变化,但那雪衣长袖之中,修长手指紧紧扣在了膝上,一点点收紧。

    心脏之上,传出密密麻麻的尖锐痛意,酸涩难忍。

    男人却依旧安然定坐,静静地听着,清冷容颜不改分好。

    “雪衣,你明白这种感觉吗?”凌兮月垂下眸来,“看”向身边的剪影。

    一切只是凌兮月的揣测,男人并未明说任何,所以凌兮月也不可能,直接严明什么,但不管是怎样,她都不希望,事情如自己想象中的那般发展。

    所以旁敲侧击,就如普通聊天一般,也向纳兰雪衣明确告知自己的心意。

    纳兰雪衣看着凌兮月被白绫覆住的眼,绝美容颜淡漠寂静,眼神却变得有些缥缈,他定定看着眼前少女,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凌兮月以为,他人不在了,才听得淡淡三字回应,“我明白。”

    他怎么会不明白?

    而且不明白的那个人,不是他。

    如果说,一开始的那个人,本不该是北辰琰?

    纳兰雪衣面无表情,此时竟有几分莫名的清邪,幽冷轮廓犹如冰霜雪铸。

    凌兮月松一口气,微笑一下,再想想,或许是自己自作多情了,一时有些莫名尴尬的她,赶紧转开话题,“对了,你和皇甫浅语的婚事,准备的如何了?”

    纳兰雪衣看向凌兮月,极为难得的,墨黑眉梢轻挑了一下。

    “怎么,我有说错什么吗?”凌兮月侧了侧头,虽然视线模糊,但其他感知更为灵敏的她,一下就感觉到了,纳兰雪衣的状态似乎有些古怪。

    纳兰雪衣和皇甫浅语,婚约已订十几年之久,皇甫浅语也早到了适婚年纪,婚礼应该提上议程了才是。

    虽然,雪衣这样绝世仅有的男子,被皇甫浅语那么一头猪给拱了,让人觉得实在可惜,但有什么办法,这个年代不都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么。

    否则,再是爱得惊天动地,也都是名不正言不顺。

    她虽然很想劝雪衣逃婚,但按照雪衣对雪族的使命感,他也是不会拒绝这门婚事的。

    纳兰雪衣呵一笑,嘴角笑意莫名灿烂,眼神深深,瞧着眼前少女,“再说吧。”

    “嗯?”凌兮月愣了下。

    再说吧?

    什么叫再说吧?

    婚姻大事,就是这样敷衍的啊。

    就是他敷衍了事,皇甫家族和雪族,也不会如此轻视吧。

    凌兮月料想,纳兰雪衣不想多聊这事,便也就没多问,毕竟对方的私事她也不便插手,还有自己的事情,一堆烂摊子已经够她忧心的了,哪还有功夫管其他。

    思绪落回到自己身上,凌兮月刚移开的注意力,又重新转了回来。

    瞧着凌兮月的模样,纳兰雪衣一声轻笑,墨瞳水波涟漪,“她现在的状况不是很好,我想多给她一点时间,现在的情况,也略微有些复杂。”

    或许是不想让凌兮月继续胡思乱想,本不想多说的纳兰雪衣,又笑着这样接了句。

    “啊?啊……”思绪已经飞向极北雪域的凌兮月,似乎没听清纳兰雪衣的话,尴尬一声后,反应过来,跟着微笑笑,但还是未从那失神的状态中缓过来。

    她机械地点点头,“也是。”

    毕竟皇甫浅语喜欢的人,是西陵墨谦。

    如今被族中祭司尊者们禁足着,状态能好才怪了。

    在王岛的时候,皇甫浅语对雪衣的态度,凌兮月也看的清楚,似乎也是无心,现在西陵墨谦没死,皇甫浅语自然更不愿意再嫁给雪衣了。

    如此说来,情况确实有那么一些复杂。

    纳兰雪衣眸光深深浅浅看着她,但笑不语。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凌兮月不由得感叹一声,这皇甫浅语,分明已经抱着西瓜,却非得丢了,去捡那颗黑心芝麻,也不知是怎么想的。

    纳兰雪衣听着这话,唇畔笑意弧度越发明显,看着眼前少女,微顿了下后,他像是玩笑般问道,“兮月真觉得,嫁与我,是一件有福之事?”

    “当然。”凌兮月自是毫不犹豫,虽然声音没多少力气。

    纳兰雪衣墨瞳微亮,比那一湖清水还要透彻,缓缓一句,“能得这句,足以。”

    “何须妄自菲薄。”凌兮月嘴角扯出一抹淡笑,“都说鲜花插在牛粪上,到你这,我倒觉得你才是那花,说实话,我其实是想不出,这世间还有何人,可与雪衣你相配的。”

    这句话,也是凌兮月的心里话。

    这个男人,犹如天边月,雪中仙,让人不忍拉下凡间。

    说这些时凌兮月却丝毫没去想,自己的身份已经变了,是不是有一些东西,也会跟着变?更没意识到,纳兰雪衣几时,在提起皇甫浅语的时候,那般和颜悦色,言语温润?

    她更不知,那婚书之上,并不是皇甫浅语之名,而是皇甫皓枫之女!

    既有了真凰,那假凤,又怎会有存在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