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女神的贴身男秘陈婉婷秦烈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是非颠倒
    小说网..org,

    “秦大哥都被抓进去,你说冯书记能不去看看?”夏军同样话里有话的回答。

    说白了,秦烈是那种闲着没事,折腾到警察局里去胡闹的人吗?还找市委书记帮忙,这不是扯淡吗?

    冯照强自然也能想到这些,怎么可能会不去看看?

    听到他这么说,陈婉婷跟小芬虽心里着急,却也不好再催促,只能坐在办公室里等待。

    ……

    秦烈在审讯室里等了十几分钟,警察才又走了回来,开口道:“双方对事情的经过都一致认可,接下来是进行调解,跟我到调解室。”

    “调解?算了吧,我还很忙,警察同志按照正常的治安条例处罚他们就行!”听到这话,秦烈故作大气的回答道。

    “对方控告你聚众行凶伤人,依法拘留十五天的同时,向你索赔医药费及精神损失等共计一百四十二万,你肯不肯接受?”

    警察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嘴角问道。

    “什么?一百多万?”

    秦烈一愣,故作惊讶的继续道:“警察同志,你的意思是,我还要赔给他这么多钱?”

    “嗯,没错,如果你还有什么异议,可以跟我去调解室,跟对方进行协商。”警察说完后,转身向楼梯口走去。

    看到秦烈无辜惊讶的眼神,他也感到有些不忍,或者说内心受到谴责,但没办法,饭碗与良心之间,他选择了前者。

    一百多万,听到胡刚说出这个赔偿时,他都吓了一跳,毕竟这个数字,对富人来说无所谓,但穷人百姓,足以倾家荡产。

    但他们的审讯笔录,让这一切变得合情合理,跟杀人帮凶有什么区别?

    二楼的调解室门口,胡刚的十几个手下,或蹲或坐的靠在墙边,看到秦烈后,脸上立刻露出嚣张又愤恨的神情。

    “小子,你tmd给我走着瞧!”

    “在东海,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你。”

    “妈个比的,看你这次怎么办,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

    老板的后台,他们自然十分清楚,终于找到了可以报仇的机会,纷纷叫喊着骂道。

    虽然是警察局,跟自己地盘没什么区别,甚至在他们眼里,就算这些警察,也未必敢招惹自己老大。

    也不能怪他们嚣张,老大刚才不就在局长办公室里喝茶吗?

    砰!

    秦烈哪在乎这些,抓住一个骂骂咧咧保镖的头发,狠狠一拳打在他脸上!

    保镖发出一声惨叫,口中喷出鲜血夹杂着泛白的牙齿,整张脸都被打的扭曲变形,摔倒在地上。

    “马勒戈壁的,这里是警察局,还是tmd黑窝?岂容你们在这里撒野?”秦烈直接开口大喊道。

    “都别动,靠墙站好,否则对你们不客气!”警察的脸再次一红,冲着小混混们喊道。

    他心想,这tm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说出来的话,咋就这么扎心呢?

    调解办公室内,宽大的会议桌,两侧摆满了凳子,搞的跟公司的会议室差不多,分局局长崔永健坐在正中央位置。

    他旁边,则是鼻青脸肿,嘴角却带着笑容的胡刚,手里拿着一根雪茄,完全忽略了旁边禁止吸烟的提醒牌。

    旁边还坐着一个警察,手里翻看着几张文件!

    “崔局长,我把这次事件的嫌疑人秦烈带来了!”警察进去后,示意秦烈坐下后,开口汇报道。

    “这点事还麻烦局长亲自出面,真不好意思。”

    秦烈故意带着激动的神情,在口袋里掏出劣质香烟,递给崔永健继续道:“怪不得百姓都说,人民警察为人民,百姓的小事就是你们的大事,这次我是亲身体验……”

    “好了,别说了。”旁边的警察不等他说完,便匆忙开口打断道。

    他心想,这tmd哪儿这么多屁话?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至于局长亲自来处理吗?

    崔永健脸都气绿了,自然没去接烟,打量了秦烈一眼道:“这里是调解室,不允许吸烟!”

    “那他为什么能吸?”秦烈掏出打火机,毫不客气的点上反问道。

    “艹,你tm以为自己是谁?有什么资格跟老子比?”胡刚红肿的脸上露出鄙夷与不屑,夸张的用力吸了一口雪茄,狂妄的骂道。

    “刚才揍得你趴在地上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

    秦烈并不气恼,而是心平气和的讽刺,继续道:“伤疤还没好,就先忘了疼,谁给你的底气?天生欠揍犯贱的玩意!”

    砰!

    他这话无疑是最大的嘲讽,胡刚气的一巴掌拍在桌上,恶狠狠道:“到了现在这一步,你tmd还不老实点!”

    “对啊,到了警察局,你还这么嚣张,简直不把局长跟警察同志放在眼里。”

    秦烈看了众人一眼,慢条斯理的继续道:“他们可是正义的使者,专门对付你这样欺负百姓的地痞人渣!”

    “住嘴!”

    秦烈这话听起来是夸赞,但在崔永健听来,却像一把把匕首,切割着他仅有的良知与尊严。

    呼吸都有些不畅,脸色更阴沉可怕,敲了敲桌子继续道:“谁是好人跟坏人,我们已经调查的非常清楚,不需要你们在争辩。”

    他话虽这么说,但内心的矛盾与愧疚,让他懒得再多管吸烟的事情,只想赶紧结束。

    说实话,他也不想故意冤枉好人,可为了仕途跟饭碗,不得已才这样,内心也就不会坦然好受。

    “秦烈,你聚众寻滋闹事,打伤了胡刚及一帮员工,扰乱社会治安,给予拘留十五日,并赔偿对方医药费一百四十二万,有什么异议吗?”

    旁边的警察拿着文件,开口问道。

    “有,异议很大!”

    秦烈并不感到惊讶,而是开口道:“这tm简直胡说八道,他们来闹事,我还要赔给他们钱,还有没有天理?”

    “这是你自己亲自承认并签字的整个事件过程。”

    警察将笔录递了过来,开口继续道:“如果你觉得赔偿过多,不想被拘留的话,可以跟对方协调,征求对方的谅解!”

    调解就是商量,如果双方各退一步,达到都可以接受的地步,也就没必要再走法律程序。

    “哈哈哈,来求我啊,只要老子高兴,或许会让你少赔点医药费,也随时让你不用蹲局子。”

    胡刚打着哈哈,带着嘲讽的语气喊道。

    主动权在他手里,只要他不松口,秦烈就要按上边进行处罚,当然,就算秦烈跪下来求他,他也绝对不会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