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妈咪,总裁爸比真霸气顾蔓蔓 > 第两千一百七十七章 溯先生,你笑了!
    溯直接将面前的黎宝儿一把抱起,随后朝着公司外走去。

    他的脸色严肃而沉重,去把车开出来。

    刘阿文立即点头:是,总裁。

    他第一时间将黎宝儿送去了医院。

    输液之后,高烧得到了最好的控制,很快,温度也逐渐降低了下来。

    溯一直守护在一旁,不曾走动过。

    病床上的小女人看似睡的很沉稳,苍白的小脸看起来十分的虚弱,让人觉得心疼不已。

    输液的时间很长,溯就这样一直守护在旁边,就这样一直盯着黎宝儿看,看了一个小时。

    刘阿文看了眼时间:总裁,现在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您想吃些什么?我去帮您打包一些过来。

    不用了,我没胃口。溯摇摇头,面前的小女人到现在都还没苏醒过来,他怎么会心情吃东西?

    他看了眼刘阿文:去把医生叫过来。

    很快,医生就被刘阿文带来了VIP病房里。

    溯看都没看医生一眼,双眸一直锁定在黎宝儿的身上,语气带着少许的严肃和认真。

    人怎么到现在都还没醒过来?

    话语中,是藏不住的关心和紧张。

    医生默默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这才解释:先生,病人高烧之下,免疫力下降,会感觉到疲惫是很正常的。所以,她现在只是累了,在睡觉而已。

    您不用担心,病人没有什么大碍,等到输完液之后,很快就能醒过来。

    又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等到吊瓶里的药水都输完了之后,病床上的黎宝儿这才缓缓的苏醒了过来。

    她缓缓的睁开了美眸,看着面前陌生的一切,纯白色的窗帘,消毒水的味道让她不由得缓缓的皱紧了眉头。

    我,这是在哪里?

    一看到女人醒过来了,溯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故作冷漠,眼里已经不见任何的紧张和关心。

    他淡然的环着双臂:医院。

    黎宝儿手撑在床上,缓缓坐了起来:医院?我怎么会在医院?

    溯立即扶着她坐好,话语中有着不少的责怪:你怎么会在医院,你不知道?

    明明感冒,还出去跑?工作重要还是你的身体重要?

    听着耳边的指责,她不由得一顿,随后可爱的眨了眨眼睛。

    溯先生,你是在担心我吗?

    溯一顿,双手立即从她的肩膀上松开,不再扶着她。

    没有,你是公司的首席设计师,你关系到公司的利益,不然的话,我不会管你。

    他将话说的十分绝情冷漠。

    黎宝儿尴尬的笑了笑,眼里难以掩藏的是少许的失落。

    这样啊,我得回去,玉娇还在等我。

    她得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将婚纱制作出来,但是婚纱是一个大工程。

    其实一个星期的时间,完全不够,所以,她故意得日夜兼程去完成了。

    溯紧紧的抓住了她的双肩,强硬的将她摁在了床上。

    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别再忙活了。

    黎宝儿对着他笑了笑:没事的,我已经接了单,所以我得完成设计稿。

    违约就行了。他不以为然的说着。

    她摇头:那不行,违约是要交违约金的。

    溯依旧冷漠:交就交,我帮你交,你休息。

    男人坚持的将她摁回在了床上休息,而他更是如同一座大佛一般坐在一旁,就这样守护在她的身边,就仿佛是在盯着她一般,不给她任何逃跑的机会。

    黎宝儿拗不过溯,只能是躺在床上发呆,眼珠看着天花板不断的转圈圈。

    半个小时之后,床上的小女人再次睡了过去。

    溯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守护在一旁,守了她一整天。

    一直到了下午,刘阿文迈步走进了办公室:总裁,c国来了一个商人,希望和你商议商议合作的事情。关于秦氏集团的服装销售海外的事情。

    这可是一个大合作。

    溯依旧不为所动,坐在一旁,给黎宝儿拉了拉被子。

    让他等着,等我有空了,会去见他。

    刘阿文微微一顿:可是总裁……

    按照我说的做。溯已经不想再多说一些什么了。

    刘阿文只能退出了房间:好的,总裁,我明白了。

    差不多到了晚上的时间里,黎宝儿这才缓缓的醒来。

    输了液,又睡了一整天,她的精神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一醒来,就感觉到肚子咕噜噜的叫。

    她可怜兮兮的捧住了已经被饿扁了的肚子,我饿了……

    想吃什么?溯拿起枕头,垫在了她的身后。

    黎宝儿坐起,眼睛一亮:想吃小龙虾,想吃烧烤!想吃臭豆腐!

    溯转身看向了刘阿文:去买一份鸡肉粥。

    刘阿文点头应下,这才转身离开。

    黎宝儿脸上的笑容瞬间垮下,哎!不是小龙虾吗?怎么是鸡肉粥?我不想喝粥!我要吃小龙虾,我要吃好吃的!我要吃!我不要喝粥!

    也许是生病之后又吃不到想吃的东西,她一下子就闹腾了起来,像是一个得不到糖果的孩子一般。

    突然,一只大手轻轻的落在了她的脑袋上,随后轻轻的揉了揉。

    似乎是在安慰着她:乖,医生说你这段时间,得吃点清淡的。等你好了,你想吃什么我都带你去。

    男人似乎不太会安慰人,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不自觉的爬上了两朵不太明显的红晕。

    黎宝儿嘟着嘴,随后朝着男人伸出了一个小拇指。

    那拉钩上吊。

    溯微微一顿:拉钩上吊?

    她点下脑袋:嗯,万一你骗我怎么办?

    男人的脸色突然之间阴沉了下来,这个女人,还担心他骗人?

    他不自然的将手指伸出,我从不骗人。

    黎宝儿主动靠近,小拇指一下子紧紧的勾住了他的小拇指。

    那张俏皮可爱的脸突然凑上前,对着他眨了眨眼睛。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如果你骗人的话,就变成小狗!

    看着她脸上灿烂的笑容,溯的心情不由得也跟着大好。

    嘴角的笑容跟着她一起扬起。

    溯先生,你笑了!她像是发现新大陆了一般。

    溯立即板回脸:我没有。

    黎宝儿整个人趴在了他的面前,两人的脸只有几厘米的距离,仿佛只要微微一动,就能亲吻在一起。

    我看到了!

    男人看着面前的女人,突然扑上前,手紧紧的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压在了病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