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亡灵农场 > 第031章 苏醒的血兽
    有个非常经典的问题:

    如果杀掉一个人可以救下一万个人,你会选择杀还是不杀?

    翁灵觉得自己现在就是处于这种境地。

    她并不是能够以一敌万的女武神,她是人,她也会累,要不是凭借着武器长度的便利,她甚至不可能熬到现在。

    而为了不被这群密密麻麻的哥布林给围住,她唯一的办法就是不断地突破!

    在每一击都需要用尽全力,每一步都要小心谨慎,一旦有半息松懈就会被大卸八块的威胁下,翁灵的体力在急剧地消耗着,所以留给她考虑的时间并不多。

    翁灵看了一眼在哥布林中惊险穿梭的夜三更,又扫了一眼周围如潮水一般再次扑上来的哥布林,咬了咬牙。

    “我帮你挡住它们,你速战速决!”

    夜三更狐疑地回头,

    挡住?

    她要挡住什么?

    这几百个哥布林战士吗?

    可她拿什么挡?

    然后他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只见翁灵将黑锤轮了一圈扫出一片空地,然后从地上捡起了一把断刃,飞快地在右手掌心中狠狠一划,在鲜红的血水还未来得及淌出时,她就把手掌按进了污黑的地面上。

    “圣光……回盾!”

    随着翁灵右手猛地一抓,在夜三更的身后突然轰地一下冲出了一道延绵三十多米的光墙,站在光墙中的哥布林瞬间被切成了两半,更可怕的是,这光墙竟然还会缓慢地移动,渐渐地朝着翁灵靠去。

    一个哥布林不信邪地朝着光墙砍了一刀,结果却像砍在了空气中一般,一个踉跄一头栽了进去,只听呲地一声,它半个身子竟然被光墙活活融掉了!

    但这仍未结束,翁灵挥刀划破左手掌心,再次唤出另一道光墙,将夜三更身后的哥布林都给挡了下来。

    翁灵身体晃了晃,嘴唇发白一身虚汗地看了一眼夜三更,猛咬了一口舌尖再次持锤站起。

    剩下的事情,就看那个家伙的了。

    “来吧!”

    夜三更看着脚步已经有些虚浮的翁灵挥锤击杀着哥布林,叹了口气。

    “何必呢……”

    “本来我只是去试试而已,打不过我跑了就是了,但你这样我很难办啊!”

    不得不说,老古的乘风步不愧是剑圣级别的技能,而且非常的适合混战这种场面,对于风的超强感知让夜三更可以在密密麻麻的哥布林中犹如一条灵活的泥鳅,每次都能找到一个洞口快速地钻过去,

    直白地说,只要他自己不作死停下来攻击,这些普通的哥布林战士想要留住他还是有点难度的。

    同样,他知道翁灵只要想走也是一定能走得掉的,但现在她招出的这两道光盾除了把自己弄虚脱还有什么意义?

    夜三更摇了摇头,脚下的动作却不由得快了几分。

    面前的哥布林已然不多,他轻松拐了几下就突破了出去,入眼就是铁斧被一个哥布林百夫长折磨的惨状。

    一个鼻子缺了一小半的丑陋哥布林拎着一把砍刀,不断地用刀背狠狠地敲砍着他,铁斧的黑甲早已被挑成碎片落在一边,现在一身的血口,仿佛是被凌迟的血人一般可怖。

    而铁斧每被砍倒一次,围观的其余四个哥布林百夫长就会爆发出一阵喧闹的笑声。

    “哈哈哈,烂鼻子,你是不是昨天晚上用力过猛?居然半天都砍不倒一个人类啊,哈哈哈!”

    “就是就是,砍他肩膀干什么,削他屁股啊,对啦!再来一刀,我赌下一刀这个男的肯定站不起来了!”

    “我赌下下刀!”

    “我也赌下下刀,烂鼻子你可别用刀刃,我看着哦!”

    哥布林百夫长可以说是哥布林中最精锐的战力,只有能够只身击倒十个以上十夫长的哥布林才能获得这个称号,并统治着一百名以上的哥布林战士和三百名以上的哥布林劳工。

    对于享腻了族中奉承的它们来说,戏耍和残杀人类带来的快感才是最为美妙的刺激。

    现在五个冒险者落入了它们的手中,自然不能那么快就杀了。

    而铁斧,果然不负它们所望地再次捂着肩膀站了起来,他也必须要站起来。

    只要他不死,就代表着还有被戏耍的价值,他身后重伤倒地的队友才能晚一刻遭受不幸。

    “队……队长!”

    包子妹哭着喊道,这已经是铁斧第三十七次站起了!

    他的腿断了,他的手臂也折了,他肩上的肉甚至都被削掉了,但他还是一次又一次地站了起来。

    仅仅只为了在下一次倒下前,为他们多争取几秒时间。

    “我跟你们拼了!”

    风魔突然扯掉了手上的绷带,抽出双刀摇晃地朝着那个欺凌铁斧的哥布林百夫长冲去。

    “不要!回去!”

    铁斧瞥见面前那个百夫长的眼睛突然射出一道嗜血的光芒,脸色一白回首喝骂道。

    但风魔已然冲至,而那百夫长只是轻轻一躲就闪过了他的挥砍,随后刷刷几刀,风魔的手臂和双腿竟然被它一下斩断!

    “风魔!”

    铁斧往前一扑,用后背挡住了百夫长劈向风魔头颈的那刀,这一刀砍得极深,连刀背都没入了他的筋肉之中。

    “队……队长……”

    “别说话,我,我帮你止血!”

    铁斧手慌脚乱地在身上摸索着,却半天未能找到任何一块干净的衣布为其包扎。

    “不,不用了……我还有句话想和你说……”由于大量出血,风魔的声音越来越弱。

    “你说,你说,我听着!”铁斧睁大了眼睛,一滴滴滚烫的热泪砸在了风魔的胸口。

    “斧头……不适合你,试下刀吧……”

    风魔转头看向了自己落在一边的断臂,头一垂,眼中渐渐失去了光芒……

    “哼!自不量力!”

    那个劈死风魔的哥布林哼笑一声,就要从铁斧身上抽出砍刀,但却脸色一变。

    这刀……

    怎么抽不出来?

    “你们,真的……”

    “惹火了我啊!”

    铁斧吼间突然发出一阵兽嚎,把风魔尸身放在地上后猛地抓起他的双刀,反手就是一斩,那个还在郁闷刀为什么抽不出来的百夫长心中一慌,正要弃刀后跃,却感双臂一凉,噗呲两声自己的手臂飞向半空。

    “啊!杀了他,杀了他!”

    被断臂的百夫长又惊又怒,朝着身后的队友呼喝着,但只是一扫,它的脸色就白了下来。

    它们的眼神……

    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