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 重生九零:帝少,花样撩 > 第1192章 拍卖会现场2
    “既然我们得不到,那就毁了吧。”薄风止是不稀罕里面有什么东西,什么宝贝的,但是给归元山庄留着,这就绝对是给他们留能对付他们的杀手锏。

    嬴洛的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说道:“英雄所见略同,反正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宝贝,那些宝贝也不是我们的,现在毁了,心疼的可不是我们啊!”

    既然嬴洛和薄风止都发话了,拓跋融昊他们自然也是没有什么意见的,毕竟宝贝这种东西,从薄风止那里看到的,难道还少吗撄?

    而要毁了那些法宝和宝贝,拓跋融昊和桀雾也是赞同的,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还藏着什么能狗狗克制他们的东西呢?

    所以,既然得不到,那就毁了吧,给敌人留着,那还真的不是他们的风格啊!

    “我等会能趁乱去偷几颗夜明珠回来吗?”桀雾突然弱弱的开口,眼睛却不由的亮晶晶的,一脸期待的模样看着嬴洛说道。

    桀雾的话一出,立刻得到拓跋融昊他们三个的极力赞同。

    “嗯,拿得到的,就是你们的。”对于他们的这个请求,嬴洛并没有反对,反正能拿的到的,那自然就不要跟归元山庄客气啦,不是吗?

    “爷,公子,你们准备怎么做?”燕无殇不由的看向嬴洛和薄风止问道偿。

    “烧。”嬴洛和薄风止对视了一眼,很有默契的异口同声的说道。

    烧的一干二净才好,不是吗?

    “不知道这玲珑阁有没有什么结界,想要用火,应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拓跋融昊也在很认真的分析着说道。

    “那就先试探一下。”嬴洛听着有道理,先试探一下,免得弄出太大的动静,还什么都做不成,那就真的是醉了。

    那到底要用什么东西来试探,才比较不会让人起疑心呢?

    “要不要我去找只小猫过来?”桀雾一脸认真的给出建议说道。

    “那还不如你变成小奶狗亲自上场比较好。”嬴洛瞥了桀雾一眼之后说道。

    “……”桀雾挠挠头,然后竟然还能一脸认真的模样说道:“他们见过我,不适合。”

    噗,不过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没有想到桀雾竟然会这么的认真,还真的是想不到。

    小猫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存在在归元山庄之中呢?

    人家都养很厉害的魔兽,还真的以为谁都能养只一点用都没有的幼兽吗?

    这种事情很不现实的说。

    那到底要用什么东西来试探才好呢?

    嬴洛这边还没有想到,脚步就已经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薄风止他们也同样是这样。

    原来是走过一队巡逻的守卫,敏锐力极佳的他们,自然是快一步的将自己隐藏在暗处之中。

    “哈?是不是要换班了,都没有精神了。”走在最前头的一个守卫,打了一个很长的呵欠,眼睛都快闭上了,很疲倦的说道。

    “是啊,在巡逻一圈就该换班了,老大打起精神来。”

    “好了,好了,带你们再走一圈,跟上吧!”

    看着那个守卫萎靡的样子,嬴洛嘴角不由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容,看她的样子,这已经明显是计上心头的样子了。

    只见嬴洛伸出自己右手,掌心的位置面向那个守卫所在的位置,慢慢的释放出自己那看不见也感受不到的玄力,将自己那玄力缠绕着那个守卫的四肢上面。

    而薄风止似乎已经看懂了嬴洛的举动,摊开的手心之中多了一小把白色的粉末,轻轻的一吹,就看到黑夜之中的点点白光,朝那个守卫而去,那个守卫的精神似乎更加的差了,而且还略显呆滞的样子。

    嬴洛和薄风止相视一笑,有时候想做什么,根本就不需要多说什么,对象就能够完全的明白。

    嬴洛的五只手指灵活的动着,而那个带头的守卫也正常的走着,因为是巡逻队,所以到处都要巡逻的。

    嬴洛用自己那看不见的玄力缠绕着那个守卫的四肢,让那个守卫就好像是提线木偶一般,所有的动作,还有运用的轨迹都要按照嬴洛这个操纵者的想法来移动。

    因为是巡逻队,所以嬴洛操纵者那带头的守卫光明正大的走到台阶,绕着玲珑阁的外围走着。

    玲珑阁的外围也站着满满的一整圈的守卫,那那个带头的守卫带着他们走到玲珑阁的正门位置的时候,伸手再一次打了一个哈欠,脚步有些凌乱的好像跟喝醉了酒了一样的感觉。

    然后一个不经意的将把自己旁边的另外一个守卫就直接朝玲珑阁正门的位置给撞了过去。

    直接将直接把人给撞了进去,让嬴洛他们惊讶的是,竟然没有任何的结界啊!

    还真的是出乎意料之外啊!

    不过,这把人直接撞进了玲珑阁的门内之后,不仅门外的守卫,连玲珑阁之内也是机关重重的射出一道道长枪,竟然直接将人射杀致死。

    太凶残了,这不过只是一个眨眼功夫的事情,就好像发生了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了。

    没有想到,玲珑阁之外没有结界,但是玲珑阁之内却到处都是机关,只是才推门而进,就直接是射杀而死,太凶残了。

    目的已经达到了,嬴洛自然已经抽回了自己的玄力。

    “你们干什么?巡逻不会巡逻吗?”门口的守卫大声的质问喝道

    薄风止的那种让人迷惑的药粉,也只能维持一会,只要声音稍微大一点,就能唤醒。

    那个带头守卫听到这道暴喝,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这才猛然回过神来。

    那个守卫根本就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自己刚才的脑子浑浑噩噩的,看到自己的手下竟然倒在玲珑阁的门内,被长缨枪射杀而死,不由的颤抖了一下。

    连忙开口说道:“真的只是一时踉跄了,才倒过去了,给你们添麻烦了,我们马上处理。”

    那个带头的守卫赔笑着说道,然后用眼神示意其他人赶快把那个已经死去的守卫拖走。

    “刚才什么情况?”将人拖走之后,那个带头的守卫连忙问道。

    “老大,你刚才脚步虚浮,一副醉醺醺的样子,这才把人撞到玲珑阁门内去了。”立刻有人眼神怪异的看着那个带头的守卫说道。

    那个守卫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听到这话之后,不由的觉得更加的诡异了,连忙说道:“快走快走,今天诡异的很。”

    来替岗交接的巡逻队来了,之后那一群人就立刻的离开了。

    “既然没有结界,那一切都变的很简单了。”嬴洛的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邪笑说道:“归元山庄的可想不到,有人会不想要这玲珑阁的宝贝,却想毁了它们吧!”

    所以归元山庄把重点的力度放在玲珑阁之内,他们想要这些想要盗取他们玲珑阁之内宝贝之人都有来无回的。

    算盘是打的很精明,但是总有一些人,那么一些事情出乎意料之外的,不是吗?

    “火,烧起来吧!”嬴洛的话音落下之后,他们一个身上都释放出红色的玄力。

    嬴洛直接用自己的火属性的玄力凝成一只火凤凰,翱翔于天际。

    而薄风止也用火属性的玄力凝成一条火龙,在火凤凰的身旁盘旋,威风凌凌的样子。

    天际传来的龙吟凤鸣声,让玲珑阁的那些守卫不由的抬头去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就看这样的两只火凤凰和火龙朝他们这边飞过来了,他们想要防御,想要阻止,但是火凤凰和火龙的目标并不是他们,所以根本就拦不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两只火凤凰和火龙往玲珑阁的四周吐着火焰。

    瞬间,原本就已经是灯火嘹亮的玲珑阁,此刻更是通明,火红的光芒,将整个黑夜都照亮了。

    “着火了,着火了,玲珑阁着火了。”已经有守卫在奔走相告了。

    也有水属性的守卫在用自己的玄力凝成的水柱,想要将这些熊熊烈火给熄灭了。

    既然要做,既然要烧,那么嬴洛就绝对要烧的玲珑阁一干二净的,绝对不会让他们有机会把火给熄灭了。

    嬴洛他们这边配合的还是很默契的,有些煽风有人点火的,瞬间让;玲珑阁的火势以更快的速度蔓延开来了。

    嬴洛玲珑阁丢了一个阵法,让那些想要用水属性的玄力救火的人根本就无计可施。

    等通知到到温平宗他们急忙赶过来的时候,整个玲珑阁已经全部着火了。

    已经差不多了,嬴洛和薄风止对视一笑,转身,身影瞬间就消失在黑夜之中。

    拓跋融昊他们也紧随其后的离开,而就在他们离开的后一秒,就看到那两只火凤凰和火龙扬天长啸了一声,朝着玲珑阁的中央俯冲过去,整个身体都掩埋在其中,瞬间发生了一个大爆裂,让本来就有些摇摇欲坠的玲珑阁,刹那间就轰然倒塌了。

    而刚才那火凤凰和火龙在火焰之中爆裂开来的瞬间,也让嬴洛留下来的额那个阵法也给冲破了。

    现在他们是可以来救火了,但是如今这个情况,根本就已经是于事无补了。

    现在这样,就要是真的把火给熄灭了,那生下来,也不过只是残骸了而已。

    “来人,快救火,快救火。”看到玲珑阁突然遭遇火情,而且在他的面前倒塌下来,这怎能够不让他的心里恼火的?

    归元山庄的那些长老们也匆匆的赶过来,几个人分散在几个不同的角落,利用自己的玄力,想要将这些火势给熄灭,但是却病没有成功。

    而且那火焰也好像烧的越来越猛烈的样子,好像做什么都没有什么用处的样子。

    他们竟然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玲珑阁烧成灰烬了。

    “是谁,到底是谁?”温平宗真的是愤怒的快要发疯了。

    之前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薄风止他们几个才来多久,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了,温平宗第一个怀疑的人自然是薄风止他们。

    温平宗他们气冲冲的走向嬴洛他们所住的位置,他们的位置距离玲珑阁的位置可是有好长的一段距离,玲珑阁那边发生那么大的事情,那么大的动静,而这边却一点风声都没有。

    “砰!”温平宗一脚就将嬴洛和薄风止的房间给踹开了。

    薄风止一身亵衣从床上起来,微微的皱着眉头看着踹门而入的温平宗和一群长老们,语气十分的冷漠的说道:“这就是归元山庄的待客之道?温庄主的举动还真的是出乎人意料之外。”

    “什么事?”嬴洛这才翻身皱眉而起,一副熟睡被吵醒,十分不爽的模样。

    “怎么了?怎么了?爷,公子?”拓跋融昊他们一个个都是衣衫不整,明显都是一副刚睡醒的模样,从旁边的房间赶过去,对于这一房间的人,都觉得十分的奇怪。

    温平宗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所有人都在这里,而且脸上根本就没有行色匆匆的痕迹,反倒一个个都是熟睡被吵醒的样子。

    难道说玲珑阁被烧这件事情,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吗?

    虽然没有任何的端倪和证据,但是温平宗更愿意相信这件事情肯定是他们干的。

    这个庄里就只有他们这几个外人,不是他们还会有谁呢?

    可是现在没有足够的证据说是他们,温平宗这么贸然的踹门进来,也实在是不妥。

    这个气氛真的很不妙,而且还有些僵持不下的感觉。

    “抱歉,今夜有贼人在山庄放火,父亲追贼人而来,不想这是两位的房间,没有要冒犯的意思,事出紧急,还往两位不要太计较了。”温莲生从人群后面慢慢的走到嬴洛他们的跟前,双手抱拳,一脸温和的模样看着嬴洛和薄风止说道。

    说话的时候,温莲生的视线还不由的流连在薄风止和嬴洛的身上,却发现两人身上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而且眼神之中的那个倦意也不想是装出来的样子。

    这倒是让温莲生也有些看不懂了。

    “是吗?那听几位的意思,是想说,那放火的贼人就是我们了?”薄风止还真的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的冷声说道:“如果归元山庄不欢迎我们的话,我们可以立刻走,何必往我们头上泼脏水。”

    “我们虽说不是什么名门望族,但是也由不得你们这边随意的污蔑我们的名声。”嬴洛跟着薄风止的话说,那张脸的脸色也十分的不好的说道:“之前多谢庄主出手相救性命,但是在下也绝对不会因此就能容忍庄主你们对我们的诬陷。”

    听着嬴洛他们一个个说的那么严重的样子,就好像他们刚才的举动,还有刚才的话,都真的污蔑了他们一样。

    温平宗其实也是一阵后悔,自己真的是被气昏了头了,怎么就这么不管不顾,没有证据的就给闯进来了。

    现在这样的情况,温平宗根本就不可能再放他们离开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不是他们呢?

    “这事是本庄主鲁莽了。”这件事情温平宗是承认了的,但是:“今夜庄内突然有人纵火,这件事情很严重,还请几位在庄内再待几日,等本庄主将贼人揪出来,一定还你们一个清白。”

    “好,温庄主,这话我们记住了。”嬴洛就好像是为了赌一口气一样说道:“如若到时候你们没有证据还非要说是我们纵火的,那也不要怪我们不客气。”

    嬴洛如今的这个模样,就俨然是那种很骄傲之人被诬陷之后不甘心和气愤的姿态,嬴洛将其表现的淋漓尽致,好像真的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了。

    嬴洛从床上下来,三千青丝散落在肩膀之上,让嬴洛的举手投足只见多了几分妖气。

    嬴洛一手将床上的被子撩开,随手扔在地上,然后靠在床边,抬眼看向温平宗说道:“既然温庄主说看到有贼人进了我们这屋,那就来查吧,免得说我们包藏贼人,那就不太好了。”

    嬴洛双手环胸,语气平淡,虽然看不出什么情绪波动,但是却还是能够让人感受的到嬴洛在生气,而且很生气。

    这种情况下,他们要是还敢在这个屋子里面乱搜,那绝对是在火上浇油的节奏啊!

    再说了,什么看到贼人追踪而来的话,也都是刚才那种情况之下的推脱之词而已,他们根本连贼人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现在要搜什么?

    “刚才是我们太冲动了,让吵醒两位实在抱歉。”温莲生再一次开口说道:“兹事体大,还望两位薄兄可以谅解。”

    嬴洛看了温莲生一眼,冷笑着说道:“谅解?我都这么配合了,还不够了?”

    见嬴洛又再一次的将话题扯回这个上面,温莲生不由的连忙开口说道:“天已经很晚了,就不打扰几位休息了,有什么时候,还是明天再说吧!”

    温莲生说完之后,伸手拉扯了一下温平宗的衣袖,温平宗也没有说什么人,一群人就浩浩荡荡的离开了。

    “蠢货,没有证据也敢来踹我的门!”等他们离开之后,嬴洛没有忍住的嘲讽了一句说道。

    “看到自家的宝贝玲珑阁顷刻之间就烧成灰烬,连个渣都不剩,还能指望温平宗能很淡定的找线索吗?”拓跋融昊好像很理解温平宗刚才愤怒的踹门的心思一样。

    “而且,这庄里只有咱们这几个外来人,出了事情,自然第一个就想到我们了。”燕无殇也理解温平宗的想法说道:“就算是没有证据,但是也能肯定。”

    “肯定有个屁用,没有证据,说什么都是白搭。爷,你和公子还真的是演的很好,一副被吵醒的样子,看的他们都惊呆了。”洛时臣刚才可真的是很好的观察了他们的表情。

    没有看到嬴洛他们有什么不对劲的神态和不自然的举动,他们真的是恼火死了。

    “话说,刚才闪得太快了,都忘记了。”桀雾一脸纠结郁闷的用自己的爪子,揉着自己的脸说道。

    “嗯?”嬴洛微微的扫了桀雾一眼,问道:“忘记什么了?”

    “都忘记捡点夜明珠了,失策!”桀雾不由的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郁闷的说道。

    “哦,对,刚才都忘记了。”洛时臣他们也是一脸的懊恼啊:“现在回去捡,还来得及吗?”

    桀雾的眼睛也跟着亮起来,瞬间有精神了。

    嬴洛不由的扶额,这群傻子,这个时候回去捡,这不是自投罗网吗?真的是够了,好吗?

    说笑归说笑,今天的事情这么一闹,还真的是以后就要公开为敌了。

    看刚才温平宗的架势,这是明显就要拿下他们的意思啊。

    看来,也是早就有了这样的心思了,否则也不会这么就直接的就踹门而入。

    “薄爷,怎么不说话?看出什么了?”为薄风止却一直很沉默,嬴洛不由的抬头看向薄风止问道。

    “温莲生。”薄风止并没有说的太详细,只是一个名字,但是嬴洛就已经懂得薄风止想说的是什么意思看。

    “想说他不简单吗?”嬴洛自然也是看出来了一点端倪的:“在这种场合,温莲生说话的分量,那些长老们竟然没有一个人有意见,而且连温平宗也同样是被他一句话给劝走了。一点都不想是在温家没有一点地位,很不受待见的样子。”

    “反而,那天温平宗对温灵羽并没有那么像慈父,没有说很疼爱的样子。”薄风止那天也是观察的很清楚的,当时温平宗的一些小眼神小情绪,薄风止都是捕捉到了的。

    “难道说,温灵羽只是一个幌子,一个用来给温莲生做挡箭牌的幌子?”拓跋融昊听着嬴洛和薄风止他们两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对话之后,瞬间就明白了他们话里面的深意是什么。

    “那我们还把那丹药给温灵羽吃,那不是太浪费了。”一个没有用的棋子,**思在她的身上,简直就是浪费。

    而且一看温灵羽那种女人,心是够狠毒,但是却不成大器,难怪温平宗看不上她,还拿她给温莲生当挡箭牌。

    “怎么会没用?”嬴洛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变废为宝,存在即合理,就算是一个弃子,嬴洛也能让她挑起大梁来。

    “公子,你已经有主意了?”看嬴洛这个表情,还有说的这话,桀雾不由的好奇的看着嬴洛问道。

    “温灵羽向来自视过高,又自以为温平宗很宠爱,很疼爱她,各种的放肆,对温莲生向来也都是不屑一顾的。”嬴洛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说道:“但是如果告诉她,她不过只是温平宗用来欲盖弥彰,保护温莲生的一颗随时都有生命危险的棋子,你们觉得温灵羽会怎么样?”

    “公子,你的意思是要他们狗咬狗,窝里斗?”燕无殇听了嬴洛的话,若有深意的说道。

    “以温灵羽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容忍自己一直瞧不起的温莲生骑到她的头上,她也更加不能够容忍自己被当成一颗棋子。”

    “温灵羽也十分的蛮横而且狠毒,一旦知道这件事情,明着闹,暗着斗,也是一个很难缠的对象,也足够温平宗头疼一段时间了。”

    “这厢找不到我们纵火的证据,那边又被温灵羽闹的不可开交,温平宗应该会很头大吧,哈哈!”

    “让归元山庄鸡犬不宁,也算是给你们报仇了,不是?”嬴洛的嘴角微勾说道:“有时候,让他们一次性的痛苦,可没有这样慢慢一点点叠加的来的让人爽快的了。”

    “归元山庄终是不成气候。”这是薄风止给出的最后的总结,之前锋芒太露,不懂得收敛自己的羽翼,以至于遭到不少宗族的仇视。而如今虽然懂得收敛了,但是做事畏手畏脚,没有深谋远虑,胸无大志,终究是气数已尽。

    “那要怎么把这个消息,透露给温灵羽呢?”这才是一个重点,这才是技术活。

    “所以说,说话是一门艺术。”嬴洛轻笑,明显是已经计上心头了:“这件事情没有难度,桀雾你去查查,既然温平宗对温莲生才是真的好的,那么他们肯定会在温灵羽背后做出一些他们父子情深的举动出来,倒是可以假装不经意的让温灵羽发现这些。这亲眼所见的可比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的,要真实可信的多得多了。”

    而桀雾比较方便去探查这些。

    “明白。”桀雾明白嬴洛的意思,点点头说道:“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

    “好了,都回去睡吧,有些人睡不着,我们应该会睡得很香才对。”嬴洛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精光说道。

    “哈,回去睡啦。”拓跋融昊他们也不由的打着呵欠,然后一个个从房间内走出去,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薄爷今晚很沉默啊!”嬴洛也一点都不矫情的翻身睡在床的里边说道。

    “你说的都对,都没有我要插嘴补充的份。”薄风止也不介意自己的话少,也不介意嬴洛什么话都说了,和嬴洛待着越久,薄风止就越发觉嬴洛是一个很聪明的人,洞察力也很强,排兵布阵也不在话下,还真的是什么都会。

    自己还真的是得到宝了。

    薄风止也同样翻身**,将嬴洛牢牢的抱在自己的怀里问道:“如果,如果说我这次没来找你的话,会怎么样?”

    嬴洛侧躺着,背靠在薄风止的胸膛,思索着薄风止的这个问题,这才开口说道:“还能怎么样?你不来找我,就足够说明你不在意我,你心里没有我,那还要我怎么样?我难道还非你不可吗?”

    嬴洛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薄风止环着嬴洛的手臂不由的更紧了几分,让嬴洛更加的贴近自己:“你就像是毒药一般,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对我下毒了,而如今已经毒入膏肓,见不到你就让我整个人都不由的烦躁。你悄无声息的消失了,我的心好像被剜走了一大块,顿时空落落的。”

    “这个时候你告诉我,你不是非我不可,你是要气死我吗?”薄风止竟然有种孩子般生气的模样说道:“那你说,你非谁不可?”

    听到薄风止的这一番表白的话语,嬴洛心里顿时暖暖的,听到薄风止最后的那个问题,嬴洛也是不假思索的回答道:“以前的你。那个时候非你不可。”

    “以前的我,和现在的我难道不一样吗?”薄风止将自己的头埋在嬴洛的颈窝,声音闷闷的说道。

    “怎么可能一样呢?”嬴洛声音很轻的说道:“以前真的发生过好多事情,如今却变成了我一个人的回忆了,想想就觉得有点心酸,明明你就在我身边,但是,你却已经不是他了。”

    听到嬴洛这有些悲伤的话语,薄风止的心不由的抽痛了一下,这才开口说道:“以前的记忆或许这辈子都找不回来了,但是我。”

    薄风止的话音还未落下,嬴洛就一个转身,正面对着薄风止,薄风止抬头刚好撞上嬴洛的眼睛。

    嬴洛在薄风止的唇上轻啄了一口,然后笑着开口说道:“我不想把现在的你和之前的你相比较,你也不用刻意的想要去扮演之前那样的角色,你就是你,只是因为你才让我心动,只是因为你才会让我觉得患得患失,也只是因为你才让我心里暖暖的。你已经很好了,真的。”

    嬴洛把自己的脸靠在薄风止的胸膛,回报这薄风止的腰继续说道:“这一辈子还很久,我不可能一直靠着对以前的回忆生活。现在在我面前的你才是鲜活的,你的喜怒哀乐都是真实的,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磨合,有的是时间迁就对方。”

    “反正你就是我的,不允许任何女人染指。”嬴洛也像是小孩子撒娇的样子说道:“你要是敢背着我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的,看我不收拾你。”

    听了嬴洛的这一大段话,薄风止这才放下心来,至少嬴洛还在他的身边,还在他的怀里,这样就够了。

    还有嬴洛那最后一句的霸气警告,也让薄风止不由的失笑,这说明嬴洛真的很在乎他。

    “有你这么彪悍的夫人,为夫都被你榨干了,哪里还有精力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的。”薄风止薄唇靠近嬴洛的耳朵,十分暧昧的说道。

    嬴洛才不是那种脸皮薄的小女人,很不给面子的用自己的手肘轻轻的撞击了一下薄风止的胸膛:“睡觉睡觉,想什么呢!”

    “我没想什么,是夫人你想多了吧!”薄风止不由的继续调戏嬴洛说道。

    “薄爷,你真的是越来越油嘴滑舌了,你到底是跟谁学坏的?”嬴洛不由的抬头看着薄风止问道。

    “这样你不喜欢吗?”薄风止并没有正面回答嬴洛的问题,反倒是调戏嬴洛上瘾了。

    嬴洛不由的没好气的对着薄风止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闭上眼睛,决定不想要再搭理他了,今天肯定是没有吃药了,整个人都有点不正常了。

    薄风止轻笑着,但是也并没有继续说什么,只是这样的状态就让薄风止觉得很满足了。

    以前觉得女人是种很麻烦的生物,甚至到现在他都这么觉得,但是只有嬴洛在他的心里不一样,这个毫不矫揉做作,而且思维过人,洞察力极佳,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宝啊!

    薄风止真的很庆幸,自己没有放开她,否则自己真的会后悔一辈子了。

    女人是多的是,但是却都不是嬴洛,只有嬴洛在自己心里是有位置的,只有嬴洛才能牵动自己的心里。

    这个自己以前爱惨了的女人,虽然未来存在着太多的未知和可能,但是薄风止却很肯定的是,自己以后也会爱惨了她吧!

    就算自己失忆了,但是嬴洛还是深深的吸引着自己,此生,有她足矣。

    薄风止将自己的脑袋抵在嬴洛的头顶,缓缓的闭上眼睛,伴随着从嬴洛身上散发出来的馨香,进入梦乡。

    对于这互诉衷肠的两人来说,这一夜,睡的自然是很香甜的。

    有人这边已经入梦了,但是自然也有人今夜根本就合不上眼。

    原本那偌大的玲珑阁在顷刻间,在眼前就化为灰烬,事情发生的太过于突然,太令人措手不及了。

    温平宗的脸上是一脸的怒气,咬牙都不由的磨的咯咯作响,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温平宗此刻的怒火。

    “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有用了。”长老们也都不由的叹气惋惜,但是这一切都于事无补了:“庄主还是想想如何找出纵火的贼人,好好的讨回公道才是。”

    “绝对是薄风止他们干得。”温平宗几乎是十分肯定的一口咬定的说道。

    “父亲,说话要有证据,他们那群人也不是吃素的。”温莲生倒是比温平宗淡然了不少,毕竟他对玲珑阁的在意程度,没有温平宗的深,所以能够比温平宗更加的客观来评价这件事情:“今夜明显他们都是一副被吵醒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作假,而且被冤枉过后的气愤,也是很真实。”

    所以啊,不得不说嬴洛他们的演技真的是出神入化了,绝对是可以骗得过对手。

    “那你说,还能有谁?”就算是没有证据,温平宗也是一口咬定一定是嬴洛他们几个人,然后有理有据的说道:“想我玲珑阁这几百年来都没有出过事情,现在倒好,他们几个这才刚来今天,我玲珑阁就顷刻间烧成灰烬了。”

    “父亲,你该夸温灵羽带回宝了呗。”温莲生也是郁闷啊,当时自己就觉得有不详的预感,没有想到还真的是应证了,还真的是温灵羽干的好事,被男色所迷惑了,真的是不成大器。

    “你不提她还好,你一提她,我就上火。”温平宗的怒意更深了一层说道:“那混账东西,引狼入室也就算了,还放虎归山,是不是要看到我们整个归元山庄毁在她手里,她才甘心啊!”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