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文学网 > > 重生日本高校生活 > 第二百六十章柊泽艾瑞尔身份
    怀着满腔怒气欲起身,她悲哀地发现刚才过于着急了,下半身全趴在泥水里,一站起来,水声哗啦哗啦地落去,袖子上也沾了泥水,她凑近一闻,淡淡的泥土混着那只脱毛狗的芳香,顿时,“呕——”

    都是那老古董害得!

    一想到他,一双眸子里燃起了熊熊烈火。

    呸!沐罗骁,你这个色胚!

    “还不去准备?”

    对方还是没有动静,古祺圳慢慢睁开眼皮,双瞳里透出慵懒与不悦,稍一偏头,就对上沐罗骁那双哀怨的红眼。

    “滚蛋!”

    说时迟那时快,伴随着一声“滚蛋”,沐罗骁篮里的玫瑰悉数被砸到古祺圳头上,篮子罩住他头部,沐罗骁摁着篮子使劲压他。

    那么开心,还普洱?去死吧!

    暗处的花剑心急身不动,就直愣愣地看着古祺圳被沐罗骁猛揍,娘咧~他竟觉得打的好!

    花篮被一下弹飞,古祺圳双手抓住她不安分的爪子,他戴了一头的花,沉着脸,逼视着她。

    咬牙切切道“几日不见,长进了?”

    沐罗骁绷着一张脸,仔细看去,隐约可以看见点点泪光,却还是倔强扯出一抹苦笑“几日不见,祺王爷过地好悠哉,温泉美人,呵,是不是觉得人生很美?啊,对了,再有个世子,估计你嘴都笑地合不上了吧?”

    他凝视她几秒,冷然笑出了声,“沐小姐,是嫉妒了?”

    沐罗骁不禁也哼笑出声,偏偏头看了几眼远方,焦距却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她突然低语道“是啊……”,她一低头,贴近他的耳朵,“我是嫉妒!”

    说完,一口咬住他的耳朵,与此同时,身体失衡,她重重落了水,把古祺圳的耳朵咬出了血,看地花剑是心惊胆战。

    饶是这样,沐罗骁还不罢手,狠狠对着他胯下踢去,看他怎么生世子!

    脚踝一紧,她整个人就头朝水里倒,古祺圳拎着她的脚,嘴角噙着笑意,冷看水里的她。

    沐罗骁水性好,暂时淹不死,可是心里堵着气,也有些难过,终于看她不入眼了,等不及要杀了她,呵。

    她的眸子似水中起火,怒瞪他一眼,右手划着水往上一扯,他身上唯一的蔽物悠悠掉入水中,沐罗骁豪不脸红瞥了一眼那团“海草”,眼神不屑,略有轻视。

    花剑半边脸都抽搐,她……干了什么!

    哗啦~

    某人终于得以拥抱新鲜空气,然而一口气还没入口就被身后那人拖至他身前,她的背贴近他身体,隐隐还能感受到一股炽热。

    不知是不是泡太久的温泉,古祺圳两颊竟微有红晕,脸上的笑意也没了踪影,带着淡淡怒气,在她耳边咬语“上次没满足你,这次,可好?”

    谁知,调戏不成,反得到她的一声讥笑“太脏,本小姐消受不起。”

    他抚着她的脖子,隐约可以看见手上暴起的青筋,他突然笑了,笑的有点勉强“脏?”

    - - - 题外话 - - -

    《醉世缘之异世笙歌》

    他是异界高高在上的神医宫主,不惹世事,因为意外守护了她七年,以为可以全身而退,终究还是为她倾心

    落得一世苍凉。

    初遇,他挟持她,她绞劲脑汁出逃;再遇,他看光她,她夜闯鸾凤宫,却不小心睡了他!

    听说,她要成亲了,他堂堂洺王,却在婚礼当天把新娘子偷回王府!

    他无理地将戒指套入她的手指,说“他要娶的人不是你。”

    她的价值被利用完了,他说“杀了她。”她怒火攻心,一把火把他的凌王府给烧了!

    她是他的解药,他说“困你一辈子?呵呵,你的永生永世,我都要了。”

    后来,他的体温可以将她冻死,她却义无反顾执拗相伴,他和她只隔一尺,触碰却成了登天之难。

    最后,她携着他的手,看繁华落尽            </div>